八大山人的画为什么好?来看看他的这些花鸟作品吧

八大笔下的“呆鸟”经常孑然一身孑孑独立。其形态耸肩缩脖好像尝尽世间清冷;无奈之处唯能以身上不多的羽毛来取暖;冷眼静默时又似乎是在细细品味半生的苦涩酸咸。八大笔下的鱼儿也同样是其自身的真实写照。老骨瘦皮尚能游辛酸的旧梦已无心去追究世态炎凉任凭江上风浪乍起冷眼静默独自闲步闲踌。

八大花鸟画最突出特点是“少”用他的话说是“廉”。少一是描绘的工具少;二是塑造工具时用笔少。如康熙三十一年所作《花果鸟虫册》其《涉事》一幅只画一朵花瓣总共不外七、八笔便成一幅画。在八大那里通常一条鱼一只鸟一只雏鸡一棵树一朵花一个果甚至一笔不画只盖一方印章便都可以组成一幅完整的画面可以说少到不行再少了的水平。前人所云“惜墨如金”又说“以少少许胜多多许”只有八大才真正做到了这点可谓前无昔人后难继者。他的一花、一鸟、一鱼。一石。。。都着眼于结构的气势。

八大山人的画为什么好?来看看他的这些花鸟作品吧!大清初画坛“四僧”之一八大长于水墨写意这是宋元以来兴起的一种画法。生长到明清时代泛起了许多文人水墨画写意大师八大为其划时代的人物。

在花鸟画中八大山人善画荷对荷花有深刻的体验和感受往往借以寓意体现自己的情趣和情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