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被罚628亿!“谷歌”为什么拆分不了?

苹果的问题相对他们要“小”一些可是也同样贫苦。反垄断小组认为苹果公司在iOS设备上的软件应用分发方面具有垄断职位其对iOS的控制权“使其对iOS设备上的软件分发具有把关权”。所以应该将Apple和AppStore拆分。

彼时Uber基本上已经拿下了除中国以外全球大部门国家的出行市场而在中国它遇到了强敌滴滴(海内共享车企厮杀之后的效果)。

尤其是谷歌和Facebook险些年年都要欧盟以及成员国罚款。有媒体统计从2017年算起到现在近四年间谷歌被反垄断观察的次数已达30次被罚金额数量凌驾96亿美元(628亿人民币)两项指标皆为全球第一。2019年谷歌卷入的反垄断观察最多有14起其中包罗意大利、法国、英国、荷兰等国的观察。

滴滴之后是共享单车在资本的裹挟下一切能共享的都搬到了台面上。

换句话说互联网企业就是人海战术只管降低“商品”的单价然后使用规模效应最后形成“垄断”然后获取订价权。

近几十年美国被分拆的互联网企业数量为0。

对于互联网企业来说互联网的本质就是消除“中间商”赚差价简化生意业务历程然后建设尽可能大的基本盘。

对于“烧钱”我们并不生疏甚至有些投资机构运用的还相当炉火纯青。“烧钱”大战第一次大规模泛起是在“共享出行”领域。

最初Uber并未想着两家汇合并。补助“搞死对方”是双方配合的想法于是天天一睁眼大几千万上亿的资金就这样被“烧”了出去。

滴滴和Uber一合盘算了一笔账最终决议不打了两家合并。

从2017年开始共享单车成为全民话题。同滴滴、Uber的模式纷歧样没措施让剩余酿成共享为了维持商业模式必须得自己去大量投放自行车。所以相比于滴滴、Uberofo、摩拜模式显然要“重”许多。

以上这些就是新生代互联网企业的生长之路对于那些已经成熟的老牌互联网企业的拆分其实更为难题因为他们越发成熟和稳固是从产物线上拆分还是用户上都是未来面临的问题。

对于企业来说赚钱是第一要务。对资原来说“烧钱”也并非永无止境于是在用户习惯已经被造就完成、司机泉源也稳定之后。

综合而言只管不易实现可是羁系对于反垄断来说都是适时且须要的因为反垄断就是为了行业更好的生长。因此我认为大企业也应该认清现实。

就这样不到一年的时间用户习惯造就完成而司机们也开始蜂拥而至。

那段时间搭客很开心滴滴、Uber司机也很开心。因为搭客打车可以不要钱或者很少花钱而司机更是可以获得高额的回报。

这也就为以后ofo的大北局埋下了伏笔当谈操作的模式还是滴滴那一套先通过大量的补助占据市场获取订价权之后再钻营涨价如同今天的共享充电宝从原来的一个小时5毛钱甚至涨到了一小时10块。

很惋惜由于ofo戴威尚存理想不明白商业规则。最终ofo和摩拜合并失败金沙江创投董事长朱啸虎提前套现离场其余的资金均成了炮灰。

而一千多万用户的押金也就成了一笔糊涂账。

相信这几年大家都经常会听到一个词——“烧钱”。

因为他们的基石就是用户从天生的那一刻起就具备了这样的基因。

近几年苹果、Facebook、谷歌和亚马逊这四家科技公司一直是美国众议院司法机构反垄断委员会小组的“座上宾”。

至于原因那就得从互联网的本质说起了。

Facebook更是年年都挣扎在反垄断诉讼中美国的羁系部门认为Facebook不仅仅是在技术上影响着人们的生活还因为它在人们的生活中的角色很难被动摇。

只管没有被分拆的企业但每年因为“反垄断”被罚款却是屡见不鲜。因为大而泛起的问题并不是一家的问题只要是互联网的巨头多几多都市面临一些“垄断”的问题而且很难规避。

实际上我认为这些都是不容易实现的因为许多底层的逻辑就是有这样的倾向性。

合并之后相信用户也能清晰的感受到了打车补助没有了司机赚的也越来越少。面临多方的诉苦滴滴公司只是简朴的回应——我们还在亏钱。